轉貼:立法委員請大聲說: 「我從來就不允許身邊出現盜拷音樂的罪犯。」

「著作權法修正案」增訂第九十條之四條款,規定網路使用者出現侵權行為,接到網路服務業者以契約、發出電子郵件、自動偵測系統或其他方式告知侵權,一旦違規累積達三次,網路服務業者即應對其終止全部或部分服務,而遭侵權的著作權人則可對侵權使用人提出告訴,這項規定俗稱「三振條款」。

下文來自洪朝貴的網頁, http://blog.ofset.org/ckhung/index.php?post/094j

立法委員請大聲說: 「我從來就不允許身邊出現盜拷音樂的罪犯。」

By HUNG Chao-Kuei on Wednesday, April 22 2009, 11:18 – Permalink

請每一位立法委員對著媒體宣誓: 「我從來就不允許身邊出現盜拷音樂的罪犯。我的助理和我的小孩, 都不是盜拷音樂的罪犯。」然後我們所有社會大眾就會相信 侵權三振法的通過, 並不是因為利益交換, 並不是因為利益團體的壓力, 而是因為支持侵權三振法的每一位委員都代表正義, 都代表社會公益, 都代表絕大多數奉公守法好公民的主流民意。

這個法案不是臺灣專有的。 用 "piracy three strikes" 可以搜尋到許多相關文章。 有些媒體稱之為 "graduated response"。稍早, 在利益團體的壓力下, 法國的 Senate 不顧 深度分析的反對輿論 (<==大力推薦, 請翻譯) 及 不利此案的民意調查, 通過侵權三振條款。 歐盟則封殺這樣的條款 — 它主張上網的基本權利, 不應由 ISP 隨意剝奪, 而應經過法院裁定。歐盟的 Council on Education, Youth, and Culture 特別注意到這個議題的爭議性。 最近, 法國似乎聽到反對的聲浪, 當上述案子送到 National Assembly 的時候, 出人意表地大逆轉, 「侵權三振條款」 並未過關。 [ 1], [ 2]。 (呵呵, 別問我這兩階段立法是怎麼回事。 我不懂法國的政治制度。) 事實上, 英國, 紐西蘭, 德國也都沒有通過這個法案

Lawrence Lessig 在 Free Culture 一書中, 提到智財極端主義 令民眾習於犯法, 進而習於漠視法律:

Each year law schools admit thousands of students who have illegally downloaded music, … These are kids for whom behaving illegally is increasingly the norm. (每年法學院招收了許多經常在盜版音樂的學生… 對這些小孩來說, 犯法是稀鬆平常的事。)

請別錯誤解讀了。 他的重點並不在指責這些小孩。他是在提醒大家: 如果我們的法律, 讓每個人都變成罪犯, 那麼 「犯法沒什麼大不了的」 將變成一種文化, 一種風氣, 因為如果你不犯法, 就無法過著 「像個正常人一樣」 的生活。 (我自己從不主動下載盜版音樂; 不過我不是正常人, 更不是正常的年輕人。) 如果連法學院的學生都習於知法犯法, 我們將如何期待社會的法治上軌道? 如果每一個正常的公民都習於犯法, 我們將如何期待大眾遵守與尊重法律?

在同一章節裡, Lessig 又提到 EFF (電子前緣基金會) 的 Fred von Lohmann 更深入的一個觀點:

…then all of a sudden a lot of basic civil liberty protections evaporate to one degree or another… If you are a copyright infringer, how can you hope to be have any privacy rights? … to be secure against seizures of your computer? … to continue to receive Internet access? (突然之間, 許多基本人權就蒸發了。 如果你侵權, 怎還能期待你享有隱私權? …能免於電腦被沒收? …能繼續上網?)

再次地, 請不要錯誤解讀。 這段話不是主張侵權無罪, 而是質問: 如果侵犯智慧財產權被拿來無限上綱, 被拿來當做政府或大財團侵犯隱私與人權的藉口, 更糟糕的是如果社會大眾居然被無限上綱的智慧財產權洗腦, 居然 (而且很可能) 認為: 「反正他是罪犯嘛, 就沒什麼人權好談的了」, 那麼這個社會將變成什麼德行?

每個正常人都是罪犯。 罪犯的人權受到一點侵犯, 沒什麼大不了的, 因為智財執法最重要。 ==> 每個正常人的人權… (簡單的邏輯問題, 請自己填答案。)

這是五年前寫的書; 現在正要變成事實 — 疑似侵犯智財權者, 可以不必經過法律程序, 就被剝奪上網權。令人難過的是, 沒聽到臺灣的主流媒體深入探討智財無限上綱侵犯人權的問題, 卻只聽到一片 「沒犯法就沒事」 的聲音。非但沒有看到談論仲裁者正當性的質疑, 甚至沒有看到申訴的機制在那裡。可以想見, 這樣的趨勢, 將令 「侵犯智財權」變成濫訟者拿來侵犯隱私人權的最佳武器。只要抬出 「侵犯智財權」 的神轎, 被指控者的人權隱私通通可以被踩在地上, 沒有人會替他說話。 沒有報紙輿論會關心。

記者先生小姐, 請對著鏡頭摸著良心說: 「我身旁沒有盜拷音樂的罪犯。這些罪犯被剝奪上網權, 是他們罪有應得。」
老師教授校長, 請對著鏡頭摸著良心說: 「我身旁沒有盜拷音樂的罪犯。這些罪犯被剝奪上網權, 是他們罪有應得。」
警察先生小姐, 請對著鏡頭摸著良心說: 「我身旁沒有盜拷音樂的罪犯。這些罪犯被剝奪上網權, 是他們罪有應得。」
檢察官大人, 請對著鏡頭摸著良心說: 「我身旁沒有盜拷音樂的罪犯。這些罪犯被剝奪上網權, 是他們罪有應得。」
律師大大, 請對著鏡頭摸著良心說: 「我身旁沒有盜拷音樂的罪犯。這些罪犯被剝奪上網權, 是他們罪有應得。」
道貌岸然的智慧財產權捍衛戰士, 請對著鏡頭摸著良心說: 「我身旁沒有盜拷音樂的罪犯。我鄙視任何盜拷者, 就像鄙視任何竊賊一樣。 即使是我的親朋好友, 我也敢對他這麼說。 應該說, 我沒有盜拷者作為朋友; 我早就跟所有的盜拷者斷絕往來了。這些罪犯被剝奪上網權, 是他們罪有應得。」

我, 對著鏡頭, 按捺住夾雜著好笑/生氣/可悲的心情, 昧著良心說: 「我不必看到上述各行各業令人尊敬的人士對著鏡頭這麼說, 就知道這是全臺灣兩千四百萬人共同的心聲。因為我相信代議政治下, 每一位立法委員, 充分代表絕大多數選民。我相信他們的決議, 為的是社會整體的利益福祉。我相信盜版音樂的, 是少數的不肖分子, 這些人如果不尊重智慧財產權, 那麼他們的上網權當然也不必受到尊重。 (而且他們的上網權受損, 跟我沒關係, 我不必替他們說話, 因為我不屬於那一小群罪犯。 在這件事還沒掉到我頭上之前, 我不需要承認我是正常人; 此事與我無關。) 我相信立法委員的意見, 充分反映社會的主流民意。」

因為不管他們有沒有勇氣公開這麼說, 我總是癡癡地相信, 每一位支持侵權三振法的立法委員, 從來就不允許身邊出現盜拷音樂的罪犯。 他們的小孩與助理, 他們的學生或甥姪, 沒有一個是盜拷音樂的罪犯。


請轉寄/轉貼我的文章 (請註明出處)。 即使此事與您無關。特別是如果此事與您無關, 請一定要轉寄/轉貼我的文章。 您身旁一定有盜拷音樂的人。您知道 「我身旁沒有盜拷音樂的罪犯」 明明是睜眼說瞎話。但是盜拷音樂的正常人 (裡面包含老師/教授/警察/…) 大概不太好意思轉寄這篇文章。我們這些沒有盜拷音樂習慣的中老年人, 如果不關心這件事, 我們的下一代將活在 George Orwell 小說 "1984" 的世界裡面。 (請見: 迎接資訊人權貴時代) 如果您我放棄用輿論抵抗, 將會縱容特定利益團體以走火入魔的極端智慧財產權主義, 讓我們的下一代, 變成人人皆罪犯, 人權沒保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