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國際歌』與『窮忙族』而來的假日隨想


窮忙族的相關報導

財訊月刊 vol.298, Thu, 28 Dec, 2006 – 窮忙族是台灣新族群?

Working Poor──日本窮忙族案例的省思

Work-rich and work-poor: three decades of change

英國統計數字從 1974年,20 ~ 59歲的成年人所得在一個基本生活所需之下,從約有 7%到 2003年成長到 14% 的之多。


變調的《國際歌》(中共黨歌)

国际歌歌词

[法]欧仁.鲍狄埃词 Eugene Pottier
比尔.狄盖特曲 Pierre De Geyter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让思想冲破牢笼。快把那炉火烧的通红,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的寄生虫!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一旦把他们消灭干净,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國際歌歌詞 (鑑於許多人不認得簡體中文,特提供手打正體中文版)

詞:(法) 歐仁.鮑狄埃 Eugène Pottier

曲:(法) 比爾.狄蓋特 Pierre De Geyter

  起來! 飢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奴隸們起來起來!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

  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我們要奪回勞動果實,讓思想衝破牢籠。快把那爐火燒的通紅,趁熱打鐵才能成功!

  是誰創造了人類世界?是我們勞動群眾。一切歸勞動者所有,哪能容的寄生蟲!最可恨那些毒蛇猛獸,吃盡了我們的血肉。一旦把他們消滅乾淨,鮮紅的太陽照遍全球!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台語版

( 林信誼、吳錦明、黑手那卡西作詞的臺灣話歌詞)

from 為什麼台灣電影的票房這麼破──從「國際歌」談起

鬥陣!做工的兄弟姊妹!鬥陣,全世界歹命的人!欲創造幸福的新世界,咱就愛團結起來。

資本家,剝削咱的血汗,緊起來反抗甲伊拼;

毋免驚頭家按怎鴨霸,工人鬥陣力量大!

這是工人的天下,團結起來,勞動者;INTERNATIONALE鬥陣就一定贏!

這是工人的天下,車拼相挺,向前行;INTERNATIONALE鬥陣就一定贏!

毋免求耶穌阿彌陀佛,嘛免望總統皇帝;

勞動者創造人類一切,天下原本工人的!

資本家,剝削咱的血汗,緊起來反抗甲伊拼;

毋免驚頭家按怎鴨霸,工人鬥陣力量大!

這是工人的天下,團結起來,勞動者;INTERNATIONALE鬥陣就一定贏!

這是工人的天下,車拼相挺,向前行;INTERNATIONALE鬥陣就一定贏!


綜觀來看,世界的趨勢應合了三國演義的『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之趨勢,每隔幾代的資源與財富,會漸趨集中在某些家族,個人的手中。長期受到壓迫的人們,就容易受到鼓動,展開新一波的革命運動。在19世紀以前,因為交通,通訊的不發達,這種過程需要較長時間的積累,但是今日因為種種的進步與交通便利,加速了財富聚集的速度,有可能會因此加速,各種革命的發生的可能。流血式大規模的革命在短期內(20 ~ 30年)應該是不至於發生,但是根據目前的情勢演變,看起來也很容易失控到,最終演變到這一個地步,雖說這是人類有史以來不斷的重現的一種場景,但是如何能脫出這一輪迴,達到一個更理想的世界,應該是各國政府要面對的事情,如何面臨各種資源分配,環境變異,人為破壞等等議題。

台灣目前窮忙族也越來越多,加上世界性的原物料受到有心人的操作與哄抬,已經衝擊許多中低收入家庭的生活。如何使這些弱勢族群,獲得適當的幫助,改變生活或是謀生的模式,才能脫離所謂的Work Poor,除了兒童的教育外,應該有其他可以改變的方法吧?適當的就業互助式的合作社,聯合家庭的生活模式,藉以改變經濟的收入來源方式等等。不然好像那些Work Poor 永永遠遠總是跳不出那個被剝削的迴圈中?

另外說來好笑,中國大陸的共黨,因為社會問題的再度發生與嚴重化,已經禁止國際歌了,畢竟這種歌是拿來革人家的命用的,換成自己是當權的主政利益者,已經明顯不合自身利益,只能透過禁歌,來盡量避免使人民去意識到,原來革命的初衷,尤其在一黨專政的時代,在這幾十年的主政下,因為人性的變異,漸漸演變成猶如舊社會的皇權體系,各種利益與許多地方派系的高幹糾葛,已經幾乎牢不可分,但是要靠投票民主的解決這個問題,也不是這幾十年內能解決的。起因在於民主需要有意識的培養,大陸的政治教育,非常徹底,導致現在許多愛國青年(憤青)等,懷有強烈民族意識與巨大的敵意,去針對其他觀點的群眾或是人民,這也是古老的群眾控制手法,藉由一些焦點議題轉移內部性的衝突議題,希望藉由時間與政治高層有意識的去緩慢的改變大陸現況,這些事情由每次人代大會可以看出來,高層跟地方是有一些矛盾上得衝突,不過個人基本覺得就是利益的分配,高層因為不會直接性的介入地方利益的分配,所以可以比較客觀與理想的規劃,但是如果推行地方自治的話,應該可以加速這種社會問題得改善,當然為了高層的利益,政治上的宣傳還是不免要抓在手中,透過幾個點的示範性選舉(香港,澳門,上海,北京等比較世界接軌與特區最適宜從事這種政治性的宣傳與示範工作),在50~60年內應該可以讓大陸地方民主普及,而不會一直困於現在國情不宜的危境。

台灣經過這幾十年的投票選舉,至今也還是沒有解決利益糾葛的問題,政客與社會輿論,之間還未達到一個平衡的點,導致許多政客做了錯誤示範,卻可以眷戀權位,絲毫不動。這也是這次藍綠兩黨之爭,綠營大敗的一個主因,綠營許多支持者,所持的論點是,藍營一樣無恥,甚或更為無恥,為啥我就不行?這是媒體被藍營控制,還有藍營因為有龐大黨產的可以投入選舉造勢才會輸。個人覺得有問題的是,那在12年前、8年前藍營就沒有這些東西了嗎?為啥藍營會被選票所唾棄,難道就是連爺爺長相年紀輸給輸給阿扁總統,導致婦女票都都棄連投扁(這個觀點是有些人說,馬總統當選是因為婦女票大贏,不過基本上,好像沒有真的研究數據出來支持這個論點),還是當初懷抱著『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感性宣言,才是導致再次政黨輪替的主因?

提出一個充滿希望的願景給台灣人民,但是經過了8年,台灣雖說不是真的變得多糟(個人主觀各種國際情勢演變,政府表現的不是可圈可點,但是也不是有大過失,除了後期的各國營事業機場等等改名活動,覺得非常浪費公帑,台灣正名走出國際倒是比較務實政策),但是原地踏步,停滯不前的狀況對比『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就格外得令人覺得失望與徬徨。這難道不是導致,這次立委與總統選舉失利的原因嗎?這種選舉結果,不也代表了台灣真正孕育出了民主的果實,政黨可以正常的輪替,除了選舉上的宣傳,口號外,是否能真正改善人民生活,真正的達到「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境界?

馬總統要有相當的能力,才能擺脫國民黨的既有利益團體箝制,展現出有利的政績,才有希望下屆連任,不然可能下次人心思背的對象就換成了,目前許多人爭相拍馬屁與造神的他了。又或是出現啥某衫軍在圍總統府的場面!!

Ref

Wikipedia : The Internationale

簡中Wikipedia – 國際歌

台灣正體 – Wikipedia – 國際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